煌不留行

【刀剑乱舞all三日月】日月明01

*文中无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影打
*文中all三日月全名all三日月影打
*新手上路
*ooc属于我
*学生党,更期不定
*欢迎交流,互相产粮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沉重的锻打声如繁密的战鼓,一把身形优美,弯曲如勾月的太刀式样在工匠的捶打中逐渐成型。
       在砥石上仔细研磨,使刀身更加光滑,刀尖更为锋锐,轻易便能看到所刻的铭文三条,刃文被完全显现出来。
       刃文密密排布于刀身,其优美的弧度使人不觉联想起沉寂月空之下独立的寒月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弯月般的刃文如此之多,那就名为三日月宗近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刀匠轻轻地将其置于刀架上,缓缓的整理衣物,走出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夜幕降临,刀架室渐渐融入黑暗。
        两把相似的太刀静静的并立着。
       【三日月宗近大人,我是三条宗近大人所锻太刀,现无名,正期待着大人的赐名。】一个自己独有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 【哈哈哈,你看上去并不期待啊。】
        两名身形相似的身着样式一样的华美狩衣的成年男子忽然闪现,其中以黑青为主调的男子提起不知何时拿到的红灯笼,举在蓝金为主调的男子的面前,暧昧的红光映出两人堪称世间至美的脸庞。
       【现在,就由我,带领您认识您的兄长——同为三条宗近大人锻制的大太刀今剑,大太刀石切丸,太刀小狐丸,薙刀岩融。兄长们期盼已久您的到来。】
       无名让开身前半个位置,让三日月先行,轻声纠正行走的方位。
       【三日月宗近大人,这边。】
        门外隐隐传出欢乐的笑声,三日月也不禁期待将来作为付丧神的生活,嘴角微微上翘。
       【无名吗?快进来。】沉稳的男声夹带着愉悦的余音。
       但是很快,室内歇里嗦啰的声音响起,笑声清晰的传到外面来。
       【无名,今天我们要好好一起玩到天亮!反正付丧神也不怕熬夜。】
       【神明聆听到我的愿望了吗?】
       【小狐的毛发已经好久没打理了。】
       三日月奇怪地看到无名无意识地攒紧灯笼的手柄,主动瞌上了眼帘,声色平静。
       【并非如此,我是带父亲锻造的三日月宗近大人认识他的兄长。】
       室内死一般的寂静。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