煌不留行

【刀剑乱舞all三日月】日月明03

*文中无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影打
*文中all三日月全名all三日月影打
*新手上路
*ooc属于我
*学生党,更期不定
        【早安,无名。今天是好天呢。】
        今剑被早晨明亮的阳光照醒,虚虚地支起身体想要挣扎着去换常服。
        【……无名?】
        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……
        【石切丸,他……】
        【暂时……赐名……不稳……】
        【时间……】
        兄长?
        接着,意识沉入更深的地方。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国永,你觉得哪振更为优秀?”
        “宗近大人,当然是这一振。”
        五条国永拿起身旁备好的软布,轻轻捧起三日月宗近的刀身。
        “弧度优美,内蕴平安京之风华;刃文繁多且如弯月,华美至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么这把有何缺陷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并不明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振刀……”三条宗近捧起另一振刀,“当初并未想到要锻成何等风姿,随心所欲之下已把这振锻造完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它缺少「期待」,源于刀匠的期待是它们成刀之初的力量之源。不管是夺取天下的野心,还是守护一方的决心,刀剑终归是利器,伴主人而生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于他,我很抱歉。”
        五条国永直起身,“大人,受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三条面对着无名的刀身,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 “‘名字是咒。’”
       “‘艰难地苟活于世,还是早早的消逝,到底哪个才是最痛苦的呢?’”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无法决断。”
  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      我是三条宗近大人所锻制的太刀所诞生的付丧神,并没有名字。
       起初,我并没有觉得不妥。人类和付丧神诸多不同,也许并不需要名字。

       同样和我是付丧神吗?
      【父亲新锻的刀!不知道足不足够锋利呢?】
       〖但愿如此。〗
      【似乎已经有意识了。初次见面,见君甚是欢喜。】
      〖初次见面,同感。〗
      【不知道其付丧神何等风华,但是我当然是最美的。】
       〖我……也并不清楚,但你的头发很漂亮。〗
       其中穿戴着青色衣服的人伸手抚摸我的刀身,却随之皱起了眉。
       【……他并无“咒”的约束。】

剧情好拖拉呐……_(:з」∠)_开启回忆杀

评论(1)

热度(42)